小西湖棚户区改造:留住烟火气,改出新生活南京站 - 万联中国

小西湖棚户区改造:留住烟火气,改出新生活
2020-10-12 11:46:53   来源:南京日报    
评论:0
阅读:

2019年正式施工改造以来,秦淮区小西湖片区就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。改造前的小西湖片区是典型的棚户区,相比毗邻的夫子庙和老门东,尤显黯淡...
2019年正式施工改造以来,秦淮区小西湖片区就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
改造前的小西湖片区是典型的棚户区,相比毗邻的夫子庙和老门东,尤显黯淡。小西湖棚户区改造,兼顾传统风貌保护,采取小规模、渐进式更新,折射老城更新从“拆改留”到“留改拆”的重大转变,探索日常生活气息的保留,留住“烟火气”更引来全国关注。

目前,一张老城保护更新的新蓝图,正在小西湖片区徐徐展开。改造期间,老居民经常来看看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他们期待在“老地方”开始全新的幸福生活。

缺乏配套,生活不便成普遍现象

青砖小瓦马头墙,回廊挂落花格窗。串联夫子庙和老门东的小西湖片区,是南京22个历史风貌区之一。街巷蜿蜒曲折、无规则延伸,典型的江南民居式建筑蕴含着浓厚的老城南历史文化气息。然而,在时光的冲刷下,落败为棚户区的小西湖片区,居民居住其中备受困扰。 

张德恕住在堆草巷31号院落,在小西湖片区已生活了36年。“两个女儿出嫁前,一家4口人一直挤在23平方米的房子里。”看着正在围挡改造的老房,81岁的张德恕述说着往事:家里没有厕所,巷子里晾晒的马桶随处可见;过道两旁搭个台子就是厨房,几家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做饭。过道的墙壁熏得发黑,私拉电线乱成一团。这在小西湖片区曾是普遍现象,生活不便可想而知。

巷子对面是堆草巷33号院落,始建于1935年。1950年,刘光纪在这里出生,1978年在这里结婚,后来孩子们也在这里出生长大。虽然居住并不拥挤,但老旧房屋的安全隐患令人忧心。“屋顶、门窗都是木机构,担心火灾。前几年有房子失火,消防车堵在外面进不来。”刘光纪说。

棚户区存在诸多不足,比如,房屋年久失修、布局混乱、居住拥挤,居住舒适感较差;私搭乱建侵占通道,存在严重的交通隐患和安全隐患,居住安全感不足;缺乏养老设施、公共广场、绿地公园等,水、电、煤气等设施布局均不完善,公共配套服务难以满足居民需求。

去留自愿,居民需求获充分满足

小西湖片区与现代城市发展越来越格格不入,有一些居民渴望改变,但也有一些居民不愿离开。2015年谋划小西湖片区改造时,探索了全新的老城更新思路,不再大拆大建,由“拆改留”转向“留改拆”,从能拆则拆到尽量保留,为采用逆向思维、自下而上的更新思路留下了空间。可贵的是,专家和居民一起商量,最终确定了“自我更新、有机更新、持续更新”的保护新路径。

如此一来,原居民去留自愿成为可能。小西湖片区共有810户居民,搬走了408户,近一半居民选择了留下。堆草巷31号院落原有5户人家,如今搬走了3户,张德恕和陈鸿荣两家选择了留下。该院落正在围挡改造中,将增建厨房和洗手间,还将房间做两层设计,增加一层阁楼,改善生活条件;院落后半部分将改造成小西湖片区设计规划师的工作室,东南大学专家别出心裁设计成“共生院落”,让老人居住和年轻人工作同处一个屋檐下,共做好邻居。

堆草巷33号后院有100多平方米空间,已设计改造成“共享院落”,成为小西湖片区网红打卡地。镂空的花墙清新时尚,100多岁的石榴树、60多岁的枇杷树和50多岁的葡萄树另有一番韵味,新与老和谐共处,传统院落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。

马道街29号的老宅,已变身文艺咖啡馆。在这里,品尝的咖啡不仅有苦涩、酸柔、甘醇和香郁,还有乡愁的味道。该老宅产权人童奶奶今年95岁,在上世纪40年代买下房子并亲手装修,在这里养育了4个儿女,度过了大半辈子时光。“房子很旧,但有很多回忆和感情。”童奶奶拒绝动迁,最终愿意长期出租。改造后,老房子的外墙、门窗和楼梯都做了保护,还保留了100多年前的老家具。

小西湖片区改造,改善了环境,满足不同居民的个性化需求,滋润了人心。诚如原居民刘光纪所说,什么是小康生活?这就是小康生活。

未来可期,美好生活正持续升级

改造正在进行,居民开始畅想未来美好生活。张德恕说,他打算在院子里放些桌椅和茶水,方便游客歇歇脚、喝喝茶,听他讲讲小西湖的人和事。更令人期待的是,小西湖片区的变化,不仅在于环境和基础设施的改善,还将引进新业态,打造原居民与新业态“共生共荣的历史文化休闲街区”,更是承载城市记忆、留住乡愁的新型和谐片区。

在文化挖掘的基础上充分调研市场,小西湖片区业态定位为文化展馆、非遗工坊、文创零售、民宿餐饮、休闲娱乐,并融合“夜宿”“夜食”“夜娱”等业态,丰富夜间精神文化生活。目前,一些新文创项目已经落户,比如:腾讯打造腾讯棋牌IP场景“欢乐茶馆”,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打造“大闹天宫艺术馆”,引入书籍设计师、艺术家朱赢椿老师及艺术跨界人士设计打造虫文馆,建立木刻水印技艺馆信睦堂,引入精品民宿花间堂等。 

未来的小西湖是温馨的,生活公共服务、市政配套功能完善,贴心服务打造和谐邻里、最美街坊;未来的小西湖是和谐的,“共生院”“共享院”和睦相处,共叙百姓故事,折射精彩市井生活;未来的小西湖是充满艺术氛围的,历史文脉得以挖掘、保护、展示,传承人文情愫,滋养市民精神家园。老城南的故事在这里延续,居民的小康愿景正在照进现实。

记者手记

金杯银杯,不如百姓口碑

每座古都,都有老城区。每个老城区改造,都面临留与拆的选择。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主政者饱受“钟摆困境”之苦:要么因保护掣肘发展,要么为发展忽视保护。棚户区小西湖片区究竟要改造成什么模样备受关注。 

最南京是老城南。作为南京人文积淀最深厚的区域,老城南改造的一举一动格外引人注目。以前,城市经济发展占主导地位,老城改造主张“拆改留”,能拆则拆,好处是促进经济快速发展,但容易导致“千城一面”。近年来,南京把文化传承作为城市发展的根和魂,努力让历史文化瑰宝保得住、留得下、传得开,用有形之手奋力化解保护和发展的矛盾,协调历史与未来的关系。从目前来看,小西湖片区改造正在努力实现老城保护和改善民生共融共促,通过共商、共建、共享,目标直指全国城市更新优秀典型示范案例。

从“拆改留”转向“留改拆”,小西湖片区美丽蓝图逐渐清晰,原居民和外界赞声一片。改造正在进行,新的故事才刚刚开始,小西湖值得期待。

聚焦更多热门事件请扫码关注 CN万联公众号
免责声明:本站刊发的所有资料均来源于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权益请告知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。